老廣告:嬉皮文物

1 五月, 2008

酷愛看老廣告,尤其是分類廣告,總是充滿生動的細節,令人浮想聯翩。

看光碟版的Rolling Stone雜誌全紀錄,七十年代初期的分類廣告欄竟有賣這種東西的,實在太逗了。現在則有人賣把啤酒偽裝成汽水的道具,也算異曲同工吧。

繼續閱讀文章 »

之前提過這捲卡帶的來歷,詳見這篇。

繼續閱讀文章 »

三十年前的一份公文

18 十月, 2007

在家母的剪報檔案夾裡看到一份泛黃的公文,薄薄兩頁,卻是台灣近代媒體史的見證。 

1979年2月21日,中廣行文新聞局及各地方台、節目主持人暨「檢聽同志」,申明「廣播電台播出之歌曲,仍應以新聞局審查通為限」

繼續閱讀文章 »

1977年,家母陶曉清籌劃的《我們的歌》合輯,收錄吳楚楚作曲、楊牧(葉珊)原詩的「歸來」,這是楊牧先生簽回的授權同意書。你看那個年代這種事情處理得多瀟灑。

繼續閱讀文章 »

【2012.3.21按】在網上找到了全書掃描版,感謝有心人造福讀者!原出處在這裡小紅和小綠

View more PowerPoint from wang291

XHHXL

圖片來自這裡

【按】這個故事,是王漢倬先生原作(據民間故事改寫)、立玉(即曹俊彥)先生繪圖,收錄在潘人木女士編纂的「中華兒童叢書」之中,1974年二月省教育廳出版,1988年似乎有再版,但如今均從市面絕跡矣。多年來,讀過這本書的小朋友應該都一輩子忘不了這個悲傷極了的故事吧。

感謝最早把這個故事打字輸入、轉成了數位檔案的不知名人士,讓童年那段震撼的閱讀經驗又復活了。誠心希望這本書能有再版的一天。感謝草草和JitB再度勾起了關於它的記憶。

繼續閱讀文章 »


回老家整理東西,找到一箱舊卡帶。其中若干從母親那兒蒐集來的錄音紀錄,多年前曾經一一拿出來聽過,有的卡帶年久受潮,不堪再聽,還曾經拿新的卡帶外殼自己DIY做了換殼手術。沒記錯的話,1978年4月8日楊祖珺、胡德夫、吳楚楚在台中中興堂的演唱會實況是soundboard錄音,做了stereo分軌,音質很好。寫著「羅大佑」字樣的那捲則是他出版「之乎者也」專輯之前,自己用四軌錄音座錄的demo,包括「鄉愁四韻」、「蒲公英」、「歌」三首作品。這兩捲錄音,1996年我曾經拿到台北之音李文瑗的「台北有點晚」節目裡播出過,大佑的那三首歌,後來央電臺工程師轉成DAT,中興堂那場則是迄今九年都沒有重新拿出來聽過。

其他幾捲錄音,有一個寫著陳達的,當初看到,想是出土歷史錄音,激動得手發抖,但聽了內容,怎麼完全找不到陳達的蹤影,那原始錄音恐怕是亡佚了,也是無奈。其他幾場演出紀錄,多半是第一代民歌手(也就是前金韻獎/『中國現代民歌』時期)的紀錄,不太確定它們是否仍然堪聽,得找個過得去的卡座播放一下才知道了。

若是條件許可,我想慢慢把它們轉成數位格式,有機會的話,做成廣播特輯也不錯。

去年夏天,在News98張大春的「大春泡新聞」連續花了五星期介紹崔健的作品,竟蒙聽友today以珍藏多年的89年老崔北京演出節目單相贈,真是感動非常,無以為報。長久以來一直想把它掃描上傳以饗同好,今天終於完成了這件事。

>> 節目單正面
>> 節目單背面

1989年三月,崔健發表首張搖滾專輯「新長征路上的搖滾」,收錄他從1986~1987年間的創作,包括「一無所有」、「花房姑娘」、「假行僧」、「不是我不明白」、「新長征路上的搖滾」等九首歌,中國搖滾史自此雲破天開。就在這個月,崔健和當時合作的樂團ADO在北京舉辦了一場演出,這是當天表演的節目單,反面印了三首歌的歌詞,包括當時尚未出版、1990年收錄在「解決」專輯中的「一塊紅布」。

關於這場演出,我能找到的資料極少,若有哪位手邊有更詳細的資料,歡迎補充。

看看畫面中這幾個英姿颯爽的青年,還有遠處城樓上慈祥笑著的毛主席,他們當時不會知道,這場演出後未久,照片中的廣場便成為舉世注目的焦點。廣場上的學生們一遍遍唱著的,除了「國際歌」,就是「一無所有」……。

續前,「小柯外傳」(一)~(四)正反面原稿,柯仁堅、蔡海恩共同製作,1991年五月。點小圖看大圖。相關說明見此

原稿為A3尺寸,白色80磅影印紙。
繼續閱讀文章 »

ltk-2.jpg

點小圖看大圖。

1991年五月,小柯投入台大學生會長選舉,文宣由左派(蔡海恩)負責,推出廣受歡迎的「小柯外傳」系列傳單。據「爛頭殼」附冊收錄濁水溪公社大事紀所載:

五月,小柯投入台大學生會長選戰,小蔡負責文宣,以「解散學生會、要求校方添購賭博電玩」為訴求,雖然落選,但首次將賄賂、抹黑、低俗等歪風引入台大校園中,遺禍萬年。

「小柯外傳」共出版四集,A3尺寸,單色印刷,除第一集為單面,後三集均印雙面,正面是連環圖,背面是文案。第四集最後雖然還是有「待續」字樣,但據我手邊資料看來,第五集應該沒有出版。

近日會陸續將四集「小柯外傳」掃描上傳,以饗眾農友。

 

 


按小圖可看大圖,原始傳單是窄長的一條,攔腰對摺便是A4高度,上半張是話劇社傳單、下半張是濁團。用的還是頗講究的150磅左右的紙(黃色有印紋,當時很多人拿來做論文封面)。仔細看看13年前話劇社那場公演的人員陣容,你可能會發現不少令人眼睛一亮的名字。 

1992年二月,台大爆發轟動全國的「盜墓事件」。六月,八名學生遭退學處分,包括濁水溪公社的左派和小柯。這年五月,濁水溪公社在視聽小劇場舉辦告別校園演唱會,前半場是話劇社的期末演出,濁團則負責後半場表演。根據「爛頭殼」附冊的濁水溪公社大事紀所述,當天演出情況如下:

五月,於視聽小劇場演出「椰子葉懸半空」,除了音樂還加入鋼筋、雞籠……等敲擊工具,以及多媒體裝置。演出到一半,有個女生拿鐵鎚在眾目睽睽下把二十九吋電視砸個稀巴爛,被團員飛腿踹奶,造成瘀青,大幹一架,此舉造成女性團體的抗議,LTK也因此被冠上父權意識樂團。

那天我也在場,目睹了全程經過。舞台上確實吊著一大片椰子葉,一束光從上面打下來,便是全部的舞台佈景。台邊擺著雞籠和電視,播放著一些我記不得是啥的可能是行動惡搞藝術紀實之類錄影。當時濁團被退學已成定局,舞台上的人臉都很臭,記得他們那天做的也不是我們後來熟悉的那些歌,而是暴躁陰鬱的工業噪音。當天許多觀眾是來捧話劇社的場(回想起來那齣戲還真不賴,不愧這群後來各自大放異彩的青年),散戲後人也走了大半,濁團開唱時台下只賸小貓兩三隻,氣氛非常荒涼詭異。

後來發生鐵鎚砸電視/踹奶幹架事件,大家忙著幹架,演出好像就不了了之了。我目睹那一幕,心中只覺無比悲涼。

(9/13/2010更新:在YouTube上找到一則珍貴紀錄,影片開頭便是這場演出的菁華片段,補在文中,或可感受一下當時那股悲壯的『地下』氣氛)